您當前的位置 : 漳州新聞網  >  旅游

湖南文旅融合新地標:大花瑤

您當前的位置 : 旅游  2019-02-14 10:44  來源:湖南日報  編輯:沈小琴 沈小琴   
字體:【

  虎形山篝火會。諶許業攝

  楓香瑤寨舞龍燈。諶許業攝

  被譽為“云端上的民族”的花瑤,是瑤族的一個分支,居住在雪峰山北麓溆浦與隆回兩縣交界之處。這里海拔1000多米,人口1萬多,原來都歸屬溆浦縣,上世紀50年代一分為二,分屬兩地,從此相鄰卻相隔。文旅融合打破了地域界限,帶來了花瑤的大團聚、大融合。花瑤一家親,文旅一線牽。人們由衷感嘆:“這是雪峰山多年未見的大花瑤盛景!”以絢爛文化為魂,以奇絕山水為景,“大花瑤”這一湖南文旅融合的新地標脫穎而出。

  “楓香瑤寨,農歷正月初二花瑤大拜年。”

  大年初一晚,我從微信朋友圈里得知這個消息,翌日一大早就從老家溆浦思蒙趕去看熱鬧。從思蒙到楓香瑤寨要經過縣城,思蒙到縣城的路還算順暢,出縣城之后車輛便似螞蟻搬家一般排起了長龍,擁堵不堪,一打聽都是去楓香瑤寨的,本來不到一小時的車程,卻走了兩個多小時。

  歲在己亥,春來景麗。掛在半山腰的楓香瑤寨,早已人聲鼎沸,熱氣騰騰。一座四合院式的木樓大紅燈籠高高掛起,歡慶的鑼鼓在濃濃的年味中敲響。200多名花瑤同胞,身著節日盛裝,一路吹吹打打、龍騰獅舞,從高山瑤寨趕來拜大年。

  這次來拜年的花瑤同胞來自溆浦、隆回兩地。他們相隔在山這邊與山那邊,由于行政區域分屬兩縣,平時少有聯系往來,這也是許多年來頭一回相聚在一起。兩地花瑤習俗相同,言語相通,在分隔幾十年之后,今天又走到一起,親熱之勁似山水相依相擁,如歌舞歡騰不絕。

  為什么他們今天能相聚在這里,一起喝酒,一起唱歌,一起歡笑?

  世事皆有緣。是文旅融合打破了地域界限,帶來了花瑤的大團聚、大融合。

  花瑤一家親,文旅一線牽。人們由衷感嘆:“這是雪峰山多年未見的大花瑤盛景!”

  緣起

  說起花瑤的今天,必然要說到一個人。他就是湖南雪峰山生態文化旅游公司實控人陳黎明。

  做過伐木工,當過兵,下過崗,他沒想到,與3個戰友籌了3萬元錢養豬,卻成了氣候,當上了上市公司董事長。可就在幾年前,正當事業如日中天之時,他卻選擇退出職位,歸隱山林。

  對他的選擇,人們深表驚異:一個大公司的老板,不去一線城市、國外發展,卻偏偏到這大山里做什么?

  他在雪峰山腹地穿巖山的小木屋里住了下來,開始了二次創業,成立了湖南雪峰山生態文化旅游公司。

  在山里轉悠了一陣子,他請來篾匠趕制龍身、龍尾、蚌殼燈,又找來會舞燈的好“角子”,再找來一幫年輕人排練,那一年春節,山里失傳多年的龍燈舞了起來。

  搞旅游,不是建賓館,修游樂設施?為什么要去弄老皇歷的龍燈?人們不理解。

  他又把失落在民間的漁鼓、三棒鼓、木腦殼戲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人找回來,還給他們每月發補貼。

  “流芳千古的雪峰山文化,已經浸入我的骨髓里。”陳黎明當時是這樣說的,“這些民間老藝術家生活貧困,樂于堅守,他們是我的父輩,永遠值得尊敬!”

  忽然有一天,楓香瑤寨的游客像牽線似地來了,他們是奔著龍燈、鼓舞等民俗文化表演來的。寬大的院落里里外外站滿了人,樓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人,公司為安全起見,只好請執勤的把住幾個樓梯口不準再上人。

  文化的巨力,對于旅游的推動之大,人們沒有想到,可能陳黎明最初也沒有想到這一層。

  楓香瑤寨火了!

  “這是無中生有!”湘籍作家彭見明對此事如此評價。我認為,既對,也否。確實,如彭見明所說,在看似無張家界一樣獨特自然景觀的情況下,“楓香瑤寨”創造了湘西旅游新傳奇,但它有綿延幾千年的雪峰山瑰麗的民俗文化作底色。盡管有的民間傳統技藝已經失傳,可文化的根依然在那里,生息不滅。

  光有一個楓香瑤寨是不夠的。

  有人說,陳黎明的眼光要比別人遠看30年。

  在離楓香瑤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高鐵溆浦南站,在離高鐵溆浦南站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山背花瑤古寨。

  高鐵站與花瑤古寨,本來是兩不搭界,陳黎明卻把它們想到了一塊。

  “望到屋,行得哭。”瑤山千百年來行路最難。雪峰山公司投資,把30公里的水泥路拉進了瑤山。

  “這個機遇抓對了。”陳黎明說,非常看好高鐵帶來的文化旅游商機。滬昆高鐵開通之際,他組織了一支十多人的花瑤演出隊,隨省旅游部門組織的“滬昆穿越之旅”表演花瑤節目,在上海引起轟動。

  與老百姓打成一片,喜歡交朋友,這是陳黎明的一貫作風。他與穿巖山“祥婆”、花瑤古寨“瑤王”稱兄道弟,大碗喝酒,好得不得了。

  人稱“瑤王”的楊庭洪,是溆浦縣葛竹坪鎮山背村人,開了一個農家客棧。自從瑤山通水泥路后,他每年都率眾來拜年,今年已是第5個年頭了。“旅游旺季,每天都有游客上山,接待不贏。”楊庭洪說,自己的農家客棧一年賺個幾萬元,山寨里20多家客棧生意都不錯。游客有長株潭的,還有香港、臺灣的,就連世界知名徒步專家也慕名而來。

  山問

  山背這邊客人多人氣旺,虎形山那邊卻冷火清煙。

  一樣的山,一樣的天,為什么境況卻不一樣?

  瑤山在呼喊!

  面對溆浦山背花瑤文化旅游的火旺景象,隆回虎形山的花瑤同胞坐不住了。

  花瑤是瑤族的分支,居住在雪峰山北麓溆浦與隆回兩縣交界之處。這里海拔1000多米,人口1萬多人。花瑤被譽為“云端上的民族”,原來都歸屬溆浦縣,上世紀50年代一分為二,分屬兩地,從此相鄰卻相隔。

  花瑤文化歷史悠久。東漢應劭《風俗通義》記載其祖先“積織木皮,染以草實,好五色衣服”。“花瑤”也因此而得名。

  花瑤人非常聰慧,他們把太陽的七彩光芒編織在服飾上,艷麗無比、火辣搶眼。古樸、精致的花瑤挑花被列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這里的“嗚哇山歌”“灘頭年畫”也都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這里的紙扎藝術、雕花工藝以及草龍燈、蠶燈、吆喝燈、鵝頸燈等,上世紀50年代就被拍成電影紀錄片;打泥巴訂婚、頓屁股等婚禮習俗,完整地保留了母系氏族時代的遺風。

  尤其是始建于秦漢的花瑤梯田,從海拔300米的山谷一直伸展到1400米的山頂,層層疊疊1000多級,蔚為大觀,是我國目前已知規模最大的原始梯田之一。

  因其特有的花瑤文化和雄偉、遼闊、壯麗的花瑤梯田,“花瑤奇觀”備受世人矚目。

  隆回縣退休干部老后,本名劉啟后,人稱“花瑤通”。他幾十年來奔波在瑤山,記錄、挖掘、研究花瑤文化,花瑤人很多都認得他。而今滿頭白發、矮矮墩墩的他,背著相機滿山跑,閑余時還來個“金雞獨立”。因為在研究花瑤文化方面的突出貢獻,他獲得了“全球華人2014中華文化人物”殊榮。

  花瑤文化的光環和魅力,也曾讓隆回虎形山躍躍欲試。

  可是,夢想很美好,現實很骨感。

  最初開辦的農家客棧,大多用來接待單位請來的客人。引進的投資商建了個半拉子工程,開溜了。

  虎形山花瑤風景區是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,由于多種因素的影響,盡管起了個大早,命名近20年也沒有真正搞起來。

  “山還是那座雪峰山,人還是那些花瑤人,為什么山背旅游風生水起,虎形山就沒個響動?”隆回北網“三劍客”之一的“湖南雪峰山”說,他們一幫熱血網友多次向縣里呼吁走融合路,打“大花瑤”牌。

  “虎形山要融入雪峰山旅游。”湖南省旅游學會會長熊健在隆回召開的研討會上態度鮮明地提出,要按照省里構建的雪峰山旅游大格局發展思路,拓展旅游扶貧的“雪峰山模式”,惠及更多百姓。

  順應花瑤同胞關切、雪峰山文旅融合的大勢,隆回縣委書記王永紅帶隊來到雪峰山公司,請陳黎明團隊出山,共同開發虎形山旅游。

  雪峰山區的溆浦、隆回交界之處屬高山臺地,空氣清新,氣候宜人,是旅游度假的好去處。雪峰山公司早有跨區域開發的想法,隆回登門請賢正中下懷。

  雙方一拍即合。

  2018年9月,雪峰山公司進駐后,經過短短幾個月時間奮斗,成功把虎形山打造成了國家3A景區。

  

[1]  [2]  下一頁  尾頁
ag环亚娱乐下载 麟游县| 田阳县| 黔西县| 诸暨市| 乌兰县| 上思县| 特克斯县| 万全县| 屯门区| 嘉祥县| 富川| 繁昌县| 玉林市| 麦盖提县| 漳州市| 延庆县| 资溪县| 渝北区| 繁峙县| 开鲁县| 邹平县| 湟中县| 铜山县| 酉阳| 榆中县| 双流县| 高邮市| 霍山县| 南川市| 小金县| 原阳县| 民权县| 电白县| 黑山县| 客服| 茂名市| 昭通市| 永寿县| 苗栗市| 合水县| 赤城县| 巨野县| 文安县| 刚察县| 保靖县| 涿州市| 伽师县| 武鸣县| 仙居县| 通山县| 漳浦县| 海丰县| 万安县| 东山县| 中方县| 天津市| 南宁市| 邵阳市| 泌阳县| 沭阳县| 镶黄旗| 芷江| 西华县| 台湾省| 潞城市| 普定县| 辉县市| 柳河县| 石嘴山市| 博客| 渭源县| 高雄县| 崇仁县| 灵寿县| 光泽县| 南澳县| 石首市| 邹城市| 灌南县| 岳普湖县| 塘沽区| 康乐县| 固始县| 洪泽县| 昌乐县| 西安市| 增城市| 宁德市| 内乡县| 门头沟区| 光泽县| 马山县| 新建县| 交口县| 樟树市| 平陆县| 花垣县| 简阳市| 洞口县| 天气| 贺兰县| 昭平县| 筠连县| 新源县| 平湖市| 内江市| 大足县| 福建省| 永平县| 忻城县| 青神县| 沂源县| 原阳县| 德州市| 松潘县| 宜君县| 南陵县| 济宁市| 秦皇岛市| 通渭县| 内江市| 农安县| 胶南市| 元谋县| 长沙县| 上高县| 凭祥市| 通海县| 洪泽县| 会宁县| 会泽县| 临泉县| 万州区| 民权县| 饶阳县| 陇川县| 漳州市|